游客|合作网站登陆 |会员登陆|会员注册|手机访问
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!|阅读记录 |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>女频>古言>王妃有点拽>第六章:敬茶

第六章:敬茶

王妃有点拽作者:钱多多|字数:1983|更新时间:2019-05-07 15:18:55

黑色的大理石地面泛着光,往前看,便是龙椅桌案,案前坐着的便是这青宵国的皇帝季渊了,季渊生的高大威武,身着黑色长襟龙袍,头上戴着紫金发冠,光洁白皙的脸庞上留了一佐小胡子。

听见脚步声,一双厉眼直直的望着季思辰与曲华裳两人。

见是自己的儿子与儿媳妇,皇帝的神色柔和了些,语气无奈却不失霸道的问:“辰儿来了啊,你可有好些日子没有来看朕了。”

季思辰是他的儿子,一旦他过了二十岁,他就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
季思辰神色微敛,薄唇微微张合,他对父皇季渊甚至恭敬:“儿臣不孝,惹得父皇挂念,请父皇赎罪。”

听见季思辰的话,皇上心情瞬间放松,这是十几年后,他与季思辰第一次舒心的谈话,他痴傻,母亲死去的事情,他应该都忘记了吧。

“你母亲走了这么多年,如今你成亲,也算了了她一件心事,九泉之下,她可以安歇了。”

皇帝一直觉得自己这个九儿子虽然说痴傻,但是性情纯正,要不是他那倔驴一样的生母,他还会多疼爱他几分!

季思辰握紧拳头,闭口不言,眼神闪过一丝哀伤,母亲,是他的痛,在他很小的时候,他亲眼看到母亲上吊自杀。

逼死母亲的,竟是他的父王!

一个父王,一个母亲,让他在痛苦间难以取舍,母亲走的太冤,临走前,母亲告诉他,继续装傻,不要报仇,二十岁之后,能走多远走多远!

曲华裳站在季思辰的旁边,父子俩的对话,似乎让她明白,季思辰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也是可怜的人。

“辰儿,父皇赐给你的王妃满意吗?”皇帝扭头看向站在一旁不语的曲华裳,上下打量,曲华裳神色淡然,宠辱不惊。

他阅人无数。

这个女人,不像善茬。

曲华裳敛起衣裙,从容跪下,双手合十,贴在地面,只字未说。

曲华裳一跪,冰沙裙摆散开在地上。

季思辰看着趴在地上,弓着身子像虾米的曲华裳,竟然有一些心疼,他说:“父皇,裳儿贞洁贤惠,给儿臣做鸡腿,还给儿臣按摩洗澡,儿臣对父皇的赐婚很满意。”十几年,他第一次和皇上说话中多了一些哀求。

他的倔强,在此刻,土崩瓦解。

皇帝心里甚喜,“你喜欢就好,平身吧。”随后对曲华裳说。

曲华裳起身,她心里暗喜,本以为九王爷不会为她说话,没想到,前几天做的鸡腿派上了用场,今晚回去,再给他多加两根鸡腿!

不多时,李德喜领着两个奴婢端着紫檀木雕花托盘走了进来,托盘上放的是一对玉如意,一金一玉一模一样。

“这是朕赐予你俩的,望你俩和睦相合,万事顺遂。”皇帝亲手扶起曲华裳,牵起两人的手放在一起,语气温和:“可别辜负了朕的一番心意。”

九儿痴傻,如今多了一位如此不简单的女人在他身边,他倒是多了一些安心。

曲华裳伏身谢恩,季思辰看着那玉如意却是一阵恍惚,那是母亲的遗物,小的时候见母亲拿出来过,那时母亲温柔的抚摸着玉如意一脸期盼,将来若是九儿娶了媳妇,就把她赐给儿媳妇。

母亲走了,父王却依旧没变,他一如既往的冷血!

曲华裳见季思辰没说话,连忙拉拉他的袖子,季思辰回神,淡淡回了一句“谢父皇。”

皇帝理解九儿的反应迟钝,也没放在心上,转身挥挥手,“去你母后那里请安吧,陪她说说话。”

季思辰和曲华裳辗转,径直去了母后惠妃宫里。

碧水宫是惠妃的住处,宫内,惠妃与侄女周嫣然正坐在正殿喝茶下棋,八皇子拿着一卷资治通鉴默默的坐在一旁,他朗眉星目,一袭淡青色长袍称的整个人都温文尔雅,一双狭长凤眼满是和蔼可亲。

正殿内只余惠妃和周嫣然的朗朗笑声。

“姑母,我今日进宫的时候看见了九王爷那个傻子的马车,听宫人们说,那个傻子带着新王妃今日来觐见皇上,给皇上敬茶。”

周嫣然穿着一袭鹅黄色刺绣衣裙,梳着双髻,头上带了一对金色镶宝石蝴蝶形头面,她背靠桌椅,头懒懒的倚着桌椅靠背,一双小眼咕噜咕噜转。

她人生目标是嫁给八表哥,八皇子,季思涵,说完还瞅瞅八皇子,瞧表哥看书的样子,多么认真,多么有魅力。

惠妃跪坐在棋盘,她低头不语。

季思辰,算个什么东西?她右手执白子,微微皱眉的盯着棋盘,似在游移不定,那白子下在哪里好。

这局棋,不太好下呐!

思量间,宫女传话的声音响起,她恭敬的给惠妃行了个礼,“娘娘,九王爷和九王妃来请安了。”

惠妃摆摆手,示意让她下去,继续下棋。

曲华裳进来的时候,惠妃娘娘与周嫣然一副正襟危坐认真下棋。

丝毫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,也没有刻意去感受她的存在。

九王爷在她眼里都是空气,曲华裳,连空气都不如!

惠妃今年已经三十有六,保养得宜,没有一丝皱纹,她一袭碧色绣合欢花长裙,头上梳着灵蛇髻,鬓边只是带了一只简单的老祖母绿的翡翠簪子。

“儿臣给母妃请安了。”季思辰和曲华裳恭敬行礼。

惠妃微微抬头看了一眼,淡淡嗯了一声,继续下棋。

八皇子见九弟来了,眼露喜色,因为母妃带着九弟的缘故,他和九弟玩的最好,不只是因为一起长大,也是因为九弟虽然痴傻,但性格纯正,没有算计,“九弟和弟媳妇来了。”

他尴尬的看了一眼母后,走到母后轻声说:“母后,九弟来了。”

惠妃却无动于衷。

季思辰眉宇间蕴含厉色,他索性直接跪在地上,眼睛紧紧的盯着惠妃,“儿臣给母后敬茶。”

曲华裳夫唱妇随,敛起衣裙跪下,“儿媳给母后敬茶。”

太好看啦!
打赏
点赞
(快捷键:←) (快捷键:→)
返回首页¦返回目录 ¦ 返回书页 ¦ 打开书架

扫码关注公众号,跟进最新精彩剧情

默认 自定义
12px 16px 20px 24px
瀑布流 滚动 全屏
反馈有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