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|合作网站登陆 |会员登陆|会员注册|手机访问
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!|阅读记录 |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>男频>玄幻>傲龙诀>第27章 恩怨灭少年隐退江湖道2

第27章 恩怨灭少年隐退江湖道2

傲龙诀作者:辣辣|字数:7459|更新时间:2020-01-13 21:37:31

一寸长,一寸强,还未待杨若天的长剑刺到,朱存金的长枪已快接近杨若天了,杨若天忙将身形和稳,手中玄冰蚕剑的剑尖毫不示弱地迎向了朱存金的长枪尖端,朱存金的长枪哪挡得住玄冰蚕剑的锋利,枪头才一触到剑尖,立时被从中间劈了开来,杨若天刚顺势朝前直刺而去,就这一下,便将朱存金的长枪劈成了两半,而朱存金也倒在了地上,鲜血已将他胸前的衣服映红了。蓝衣使林风见状,不敢大意,只见他手握双勾,双手齐挥,横着削向杨若天,杨若天见状忙将身形一矮,反身斜刺出一剑,可林风的这一招只不过是虚晃而已,他就是为了让杨若天斜刺一剑,这样他好用双勾将杨若天手中的剑锁住,而杨若天不知其中玄机,果真斜刺出一剑,林风一见机会来了,忙用双勾分上、下将玄冰蚕剑牢牢锁住一,正当他为此事高兴不已之时,只见杨若天将手中的长剑一绞,“叮当”,林风的双勾顿时被杨若天削来了,正当他还在发呆之际,眼前寒光一闪,顿觉颈部一凉,“扑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,鲜血也从颈部飞溅了出来。

眨眼间两名教中高手丧命于杨若天的剑下,黑衣人见状,只冷笑了一声,便挥剑朝杨若天直冲而去,一柄是玄冰蚕剑,一柄是七残剑,一个傲龙诀,一个是天幽神功,这都是当今武林至尊之物。

只见此时漫天剑光,火花四溢,人影翻飞,杨若天怀着满心的仇恨,满腔的怒火,所使剑招即猛又狠,招招都攻向黑衣人的要害,可每一招却都被黑衣人化解了。杨若天已攻出了数招,可却未能对黑衣人有任何的伤害,这使他的心越攻越急,所使招式也渐渐地有些杂乱无章。

突然杨若天一招“狂龙出海”,剑气划破长空犹如惊涛骇浪直逼向黑衣人,黑衣人见状,急使出一招“幽冥乍现”,以一道刚猛无比的剑气迎了上去,两股剑气相碰,一声巨响,尘烟四起。此时,未待尘烟散尽,就见杨若天已从尘烟之中急拔身形,从半空中一个倒栽,挺剑由上至下直刺向黑衣人,黑衣人似对这突如奇来的一招早有防备,他往后倒射出数步,杨若天一剑刺空,旋即剑尖在地上轻点,又直冲向了黑衣人。

黑衣人见状大喝一声:“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天幽神功的厉害,天幽七剑!”话才一说完,只见他一运功,将手中的七残剑横的一扫,只见七道剑气从七个不同的方向直逼向杨若天,而且这剑气霸道刚猛,杨若天见状大惊,忙收住身形,挥剑七道剑气尽数挡开,可当他刚挡开的第七道剑气时,就见黑衣人挺剑直刺而来,而杨若天却未料到黑衣人会突然发出这七道剑气,刚才在半空中已是十分勉强地才稳住了身形,好不容易才挡开了黑衣人所发的七道剑气,可没想到此时黑衣人居然会连人带剑直刺而来,发出了第八道剑气,而杨若天现躲是躲不开了,当黑衣人的剑快要刺到他时,就见他将玄冰蚕剑在身前一横,黑衣人的剑刺到了玄冰蚕剑的剑身之上,可黑衣人却未就此收招,而是继续往前顶去,把杨若天逼退了数米远后,就见黑衣人另一手在了七残剑的剑柄之后猛击一掌,一股强劲霸道的气力从七残剑的剑尖冲出,硬生生地打在了玄冰蚕剑的剑身之上,而这玄冰蚕剑虽以内力灌注,可最弱的却是剑身,而此时被如此强劲的内力所攻,杨若天只觉胸口一阵刺痛,连人带剑被震飞了数十米远,剑插在了他的身前几米远,而他则倒在了地上,嘴角边也溢出了鲜血。

黑衣人手持七残剑,说道:“哈哈,怎么样啊!就凭你也想和我斗。”

杨若天喘着粗气,咳嗽了几声,说道:“你…你真的练成天幽神功了?”

“哈哈哈…”黑衣人说道:“那是自然的了,我刚才所用的就是天幽神功最精妙的绝招‘天幽七剑’,怎么样,味道如何啊,只是我在最后还送了你一剑,也就是第八剑,哈哈…”

一口鲜血从杨若天口中喷出,只听他说道:“你,你到底是谁?我杨家到底和你有什么恩怨?你为何要下如此的毒手?”

黑衣人说道:“我怕让你知道了我的真面目后,你会受不了的。”

杨若天说道:“你快说,你到底是谁?”

黑衣人冷笑一声道:“反正你也快要死了,我也就不妨在你临死之前了却你这个心愿,也算我做的一点好事吧。”

话说完后,就见黑衣人用手慢慢地摘下了那戴在他脸上的鬼脸面具,一张极其熟悉的面孔呈出在了杨若天的面前,杨若天看到了黑衣人的真面目后,双目圆瞪,惊叫道:“爹!”

黑衣人说道:“很惊讶是吗?”

这黑衣人不是别人,正是八年前在江湖上人称“天心双剑”的天剑,也就是杨若天死去多年的爹杨天承。

杨若天被这突如其来的结果给惊呆了,好半天没再说一句话,许久他回过神来,说道:“爹,怎么您没死吗?”

杨天承说道:“当然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设计出来的圈套。”

杨若天的眼眶中已经充满了泪水,这是激动的泪水,期盼的泪水,仇恨的泪水,只听他说道:“爹,为什么会这样呢,为什么您会变成这样呢?爹,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,为什么?”

杨天承冷笑一声,说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,你根本不会知道的,因为这就是江湖,江湖之中就是这样,你必须要面对一切,甚至要面对亲手杀死你至亲的人。”

杨若天含泪说道:“不是的,不是的,爹,你不会这么做的,一定不是你做的。”

“反正你也快要去见你娘了,我也不妨把这一切都告诉你。”杨天承说道:“当年我是亲眼目睹了我爹,也就是你爷爷被那白衣客继忠文给杀了的场面,那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吗?我亲眼目睹了所有的一切,我当时多想冲上前去杀了那些人,那些平时自称为武林正派的人,他们才是真正的魔鬼,可我不能,因为我只要一出现,就会被那群人杀了,那我就不能报仇了。”

杨若天打断了他的话后说道:“可当时不是有雾谷四仙在吗?他们不是我爷爷的朋友吗?他们一定会保护你的。”

“哈哈,朋友,什么朋友,要不是他们,你爷爷根本不会那么容易惨死于白衣客的剑下。”杨天承怒道。

杨若天说道:“可我爷爷并不是死在白衣客的剑下啊,而是他自己练功走火入魔,导致心力衰竭而亡的。”

杨天承冷冷地说道:“心力衰竭,哈哈,要不是他们不停地和你爷爷拼斗,你爷爷也不会心力衰竭而亡,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。更可恨的是,那继忠文居然还从你爷爷身上拿走了七残剑和天幽神功,他居然拿走了原本属于我们杨家的东西。都怪我当时年幼,不懂武功,可我是不会饶了他们的。后来我流落他乡一路乞讨,一日我实在饿得不行了,便偷了一个馒头摊的馒头,被人发现后,便将我毒打了一顿,这时正好逍遥仙翁路过将我救下,不然也许我早就已经死了,他见我可怜,便将我带回了太白山,我也隐瞒了所有的家事,只说我是一个孤儿,从小无父无母。他为了让我不再受欺负,便收我为徒,教我武功,而那时你娘兰素心也是逍遥仙翁的徒弟,我们长大后,逍遥仙翁撮合我俩结成了夫妻,还将他必生所创的绝学‘天心剑诀’传受于我和你娘。后来,逍遥仙翁过世后,我和你娘便踏入的江湖,并以‘天心双剑’在江湖之中闯出了一片立足之地,可这么多年以来,我却从未忘记当年你爷爷被杀的仇恨,更何况我还要夺回原本属于我们杨家的东西。我经过多年的暗中调查才得知,原来当年害死你爷爷,并乘机抢走我杨家东西的白衣客名叫继忠文,后来我得知继忠文在天台峰上的云霄山庄之中,本想去找他要回七残剑等物,可没想到他却早已过世多年了,而那里只剩下他的儿子继风,而没想到继风却不承认七残剑等物在他家中,并且将我赶下了天台峰。为了夺回属于杨家的东西,我便用计,让整个武林都知道继风得到了‘两剑两书’,并且想要一统整个武林,结果那些人真的上当了,居然联合起来要杀了继风,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想占有‘两剑两书’,最后继风居然为保住傲龙诀和玄冰蚕剑居然会跳崖自尽。而众人在继风死后,纷纷到云霄山庄搜了数次,却没任何的发现,而我为了不引起众人怀疑,并未去云霄山庄。我等了三年,那时风声已经平静了,人们对‘两剑两书’也已经并不多淡忘了,他们只当是和继风一起落入悬崖了,可我却并未这么想,因为我有种感觉,继忠文一定是将七残剑等物藏在了很隐秘的地方,一个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地方,于是我便只身一人到云霄山庄内去找线索,果然如我所料,我找了整整三天三夜,才在云霄山庄之内找到了密道,可在密道中并无任何发现,那密道只是一条通往下山的路而已,可我却不这么认为,如果不是这密道中有什么特别之处,是不可能将入口建在床底下那么一个不易被人想到的隐秘的地方的,所以我在密道中走了数遍,终于让我发现了密道中的密室,也在密室中找到了原本就属于杨家的七残剑、天幽神功和烈火珠,可在烈火珠旁我看见继忠文刻下的碧水珠三个字,这也是他唯一失算之处,后来我看完了天幽神功整本密籍后,发觉此功过于刚猛,阳刚之气过盛,而烈火珠又与其同属阳性,这时我才想到了继忠文所留下的碧水珠三个字,才知道原来想要练成天幽神功必须要有烈火珠和碧水珠二珠相助,难怪你爷爷当年会练功走火入魔。”

杨若天说道:“可你为什么要装死,还要杀了我娘和全家数十条的人命,甚至连我也不放过。”

杨天承说道:“自古成大事者,哪个不心狠手辣,为了完成你爷爷当年未完成的心愿,我不惜一切代价。再说了,这一切都是你娘自找的。我在得到了天幽神功和七残剑后,便在暗中重新建立了天幽教,开始准备我一统武林的计划,可你娘知道后,便劝我说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孩子,不应该再被江湖所牵连了,她想让我退出江湖,可我不同意,她见我不同意,居然用死来威胁我,我可不想为了一个女人,一个孩子,就放弃我所会拥有的一切。为了不再受任何人的打扰,又为了不使任何人怀疑我,而使我雄霸武林的计划被破坏,于是我便让手下将全家人杀害,在你娘和人拼斗之时,我暗中使了迷药,这样好方便我的属下下手,为了防止隔墙有耳,我便也制造出了自己中剑而亡的假像,最后一把火烧了净心庄,这样毁尸灭迹,就不会被人发现其中的蹊跷了。可我千错万错就是没想到你居然没死,时隔这么多年了,居然又出现了,还得到了玄冰蚕剑,学会了傲龙诀。”

杨若天此时眼泪已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,他说道:“爹,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,为什么?”

杨天承怒道:“我变成什么样了,我没变,我一直都没变,我还是我,是你们自己不好,是你娘不好,她不该阻拦我做我想做的事,如果她不阻止我的话,我们一家人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杨若天泣不成声地说道:“爹,那你杀了水灵宫那么多人,就只是为了想到得到一颗碧水珠吗?”

“不错。”杨天承说道:“我说过,为成大事,不惜任何代价。”

杨若天说道:“爹,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你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心狠手辣,爹,别再错下去了,如今虽然你已经练成天幽神功,可你必竟斗不过整个武林啊,爹,你就停手吧。”

“住口。”杨天承怒道:“谁也不能阻止我做我想做的事,就连我亲生儿子也不例外。”

话才说到这里,就听从山下传来阵阵的喊杀声和残叫声,杨天承一听,便对杨若天怒吼道:“好啊,你居然敢带人来,看来你今天是真的不想活了。”

说完,便挥剑刺向杨若天,可此时的杨若天受了伤,倒在地上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天承刺来的剑。

“住手!”,而这两个字声音还未完全消失之时,只见两柄短刀从杨天承两侧飞过,杨天承忙收住了刺向杨若天的剑,斩向那飞来的短刀。当他回头要再次刺向杨若天时,只见杨若天已经不在了,而是被带到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底下。

那救下杨若天之人正是秋思君,那两柄短刀也是她发出的,只见她从一个小瓷瓶中倒出了一颗药丸,塞入了杨若天的嘴里,轻声说道:“杨大哥,你没事吧。”

杨若天说道:“我没事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秋思君说道:“这可说来话长了,要不是你掉下的那张字条,我们还不知道你来这里呢。”

话才说完,杨天承已挥剑再次刺向杨若天,秋思君见状,拔出手中的长剑,迎向杨天承,此时,只见有三条人影从不远处奔来,拦住了杨天承,杨若天定睛一看,原来是秦秋明、秦月茹和董锋三人,只见他们四人将杨天承围了住,四柄长剑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攻向杨天承,杨天承被漫天的剑影团团围住,他急忙纵向跃起,向后退了数步,又挥剑直冲上前,董锋等见状,纷纷挥剑迎了上去,可杨天承突然挥剑横扫而出,一招“荡平千里”,立时将他们四人手中的长剑斩成了两半,而随着剑横扫而出的剑气将四人震飞了出去,口吐鲜血地倒在地上。

而此时杨天承并未理会那倒地的四人,而是挥剑刺向了杨若天,秋思君见状,忙挥舞着断剑飞身上前挡在了杨若天身前,而这里,杨天承的剑正好刺到,她忙挥剑一挡,可这哪里挡得住,不仅剑又一次被斩断了,而且她的手臂也被一剑刺穿,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。

杨若天见状,忙出手制住了秋思君伤口附近的几处穴道,帮她止了血。然后冲着杨天承说道:“爹,你要对付的人是我,和他们无关。”

杨天承怒道:“无关,哼哼,今天只要是来到这里的,就别想有一个能活着离开。我要让你亲眼看到他们死在你的面前。”

说完,便挥剑刺向董锋,杨若天见状,忍着身上的内伤,跃上前去,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玄冰蚕剑,然后直冲向杨天承,当杨天承的剑快要刺到董锋之时,却被杨若天一剑挡开了。

杨天承冷笑道:“好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”又反转一剑,刺向杨若天,杨若天忙收剑一挡,但却未还手,杨天承不停地挥剑攻向杨若天,可杨若天却始终不出一招半式。攻了数招后,杨若天有些招架不住了,这时杨天承突然一剑朝旁边横扫而去,一股剑气沿着地面直冲向董锋,董锋一惊,忙奋尽全力挥掌想挡住这袭来的剑气,可哪想到这剑气极为凶猛,再加上自己又受了伤,只听“啊”的一声,董锋朝后倒飞出了数米远,杨若天见状反手刺出了一剑,这一剑即快又准,可当剑就刺中杨天承时,就听杨天承说道:“天儿,我是你爹啊,你想杀了我吗?”

杨若天一惊,忙收回了刺出的一剑,杨天承一见,便猛挥一掌,打在了杨若天的左臂上,将他震退了数步、

这时就听董锋竭尽全力地喊道:“杨兄弟,他已经被利欲冲昏了头脑不再是你爹了,你可千万别再心软了,不然就会有更多的人会死在这里的。”

杨若天听了董锋的话后,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剑,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众人,又看了看杨天承,只听他说道:“不错,你已经不是我爹了,我的爹平易近人,和蔼善良,可你害死了我师傅,害死了我娘,害死净心庄数十条人命,害死了柳晔儿,害死了水灵宫近百条的人命,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。”

杨天承冲着董锋怒吼道:“你先去死吧。”

话音未落,人和剑一起冲向了董锋,杨若天见状,忙一跃而上,挡住了杨天承了去路,然后斜斩一剑,杨天承忙向旁一闪,可手臂却被杨若天刺中,鲜血从伤口中流出,杨天承朝伤口看了看,怒吼一声,又挥剑朝杨若天猛攻而去,一招接着一招,一剑快过一剑,将杨若天连连向后逼退,直把杨若天逼到一棵大树前,此时杨若天背靠大树,已无路可退了,于是便猛挥一剑,一招“龙影漫天”,一道剑气如波涛翻腾的海浪般横扫向杨天承,杨天承见这剑气来势急猛,忙挥出挡住了横扫而来的剑气,随即他急使出一招天幽七剑,七道剑气如幽灵般再一次直逼向杨若天。

杨若天此时已无路可退,他刚才已经领教过天幽七剑的威力了,只见他双脚在树干上轻点,身子便迎着七道剑气直冲而去,只听他大吼一声:“龙傲九天”,身形在半空中向前飞旋而去,将直冲而来的七道剑气尽数震开,这时杨天承的第八剑也已刺向杨若天,杨若天挺剑直迎向杨天承,两柄剑的剑尖相对,只听“叮叮当当”一阵响声之后,两人已从半空中分开,而他们手中都握着柄断剑。

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。只听“噗通”一声,杨天承身子一软,倒了下去,杨若天见状,忙奔上前,扶起了杨天承的身子,哭喊道:“爹,爹……”

鲜血不断地从杨天承的胸口流出,此时的他,眼眶中也已经湿润了,只听他缓缓地说道:“天儿,什么话都…都别说了,爹如今只有…只有一个心愿,你把我的安葬在云龙山上,那里有你娘和你爷爷的墓,你将我和你娘…还有…还有你爷爷安葬在一起,我希望死后能和你娘在一起,希望到了地下后我能见到她,求她原谅我,我也希望你能原谅我…原谅我…所做的一切。”

杨若天哭着说道:“爹,我原谅你,我原谅你,所有的人都原谅你了,爹。”

听了这话后,就见杨天承双眼一闭,含笑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杨若天见状,哭喊道:“爹,爹,你不能走啊,爹,你不能扔下天儿一个人啊,爹…”

此时,秋思君,董锋,秦秋明,秦月茹都拖着受伤的身体来到了杨若天的身边。

数天后,在云龙山顶,在原本的两座坟墓旁,又多了一座新坟,而每一个坟墓前都多了一个墓碑,只见杨若天跪在三座墓前,分别朝三个墓磕了三个头,然后说道:“爹,娘,爷爷,你们生前在江湖上经历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希望你们以后能过得无忧无虑。而我也决定退出江湖了。”

说完,便站起身,来到站在一旁的秋思君身边,说道:“思君,走吧,我们下山吧。”

秋思君说道:“杨大哥,你不再多待些时日吗?”

杨若天拉着秋思君的手,边走边说道:“让他们在一起好好聊聊吧,我在这里打扰反而不好,或许他们要的就是这样一片清静吧。”

秋思君点了点头,突然,她问道:“杨大哥,前两天看你心情不好,我也就没问你了,你不是说你未练成傲龙诀吗?可你那天使出的最后一招是?”

杨若天微微一笑道:“其实还多亏了你,是你提醒了我。”

“我?”秋思君疑惑不解地说道。

杨若天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你那天不是说过也许龙傲诀的最后一招根本就没有招式的吗,后来我回去后将傲龙九式的前八式重新在脑海里整理了一遍,发现这傲龙九式的后四式剑法中实际上是剑法的精髓,也就是‘快、准、猛、稳’四个要诀,而如果把这四个要诀融合起来,便就是最后的龙傲九天了,只是我和我师傅从一开始就一直被前八式所迷惑,总以为所有的武功书上肯定都会有记载。”

秋思君说道:“可龙傲诀也太厉害了吧,居然将两柄绝世好剑都给毁了。”

杨若天叹了口气道:“唉,其实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东西,七残剑和玄冰蚕剑固然是两柄好剑,可它们终究会有断的一天,这就像人一样,生命总会有终结的时候,即然都没有绝对的完美,又何必要刻意地去追求呢。”

秋思君惊道:“嗯,杨大哥说得对,现在这样不是更好,江湖上的人就不会再为了这无生命的东西再去争斗,也就不会再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搭上性命了。”

杨若天说道:“其实这些所谓的绝世神兵,盖世的武功都是无辜的,所有的原因都在人,只要有人贪婪的心存在,那像这样的悲剧也许有一天还有可能再次上演,唉,江湖啊,江湖,怨怨相报何时了,恩怨情仇几时休。”

秋思君说道:“杨大哥,那现在呢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杨若天笑了笑说道:“我已经不再是江湖中人了,江湖中的恩恩怨怨也和我再无关系了,我只想过着属于我的平静生活,像你和你爷爷一样,我要和你回雾谷,在那里和我心爱的人一起渡过一生。”

秋思君红着脸,但没说话,可她脸上的笑容已经可以表达出她此时心中想要说的话了。

杨若天又说道:“可在此之前,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没办。”

秋思君收住了笑容,忙问道:“怎么了,杨大哥,你还有什么事没办啊?”

杨若天拉着秋思君的手,向前边跑边说道:“快点走啊,董大哥和秦姑娘的喜酒我们可别迟到啦!!”

《全书完》

太好看啦!
打赏
点赞
(快捷键:←) (快捷键:→)
返回首页¦返回目录 ¦ 返回书页 ¦ 打开书架

扫码关注公众号,跟进最新精彩剧情

默认 自定义
12px 16px 20px 24px
瀑布流 滚动 全屏
反馈有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