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|合作网站登陆 |会员登陆|会员注册|手机访问
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!|阅读记录 |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>女频>古言>此情需问天>第二章 重生

第二章 重生

此情需问天作者:吴希语|字数:2466|更新时间:2022-04-16 12:18:46

百里音睁开眼,疲惫。

好似做了一个好长的梦。

阿娘见她醒了,欢喜地叫郎中过来。

郎中替她把脉后,对坐在床塌边的夫人弯身道:“大小姐福大命大,生命体征已经完好!”

阿娘喜极而泣,“我的音儿,你说你一个姑娘家,不让你学骑马射箭,你非要学,学学也就罢了,还偷偷跟着你阿爹去狩猎场。”

阿娘握着百里音的手,柔声道:“你啊你,要把整个京都掀起来才乐意!”

百里音从她娘的话里,想些事情。

骑马射箭?猎场狩猎?她统统没了记忆!

于是努力地去拼凑脑袋里,若隐若现的画面。身上似有锋刀一片一片刮下皮肉之痛,一寸一寸都像被蛆虫噬心蚀骨……

她死了!

死于大庆年间527年。

卫子君受天子令,领10万大军,驻扎漠南阴山,与敌军开战。

可那是朝廷设好的局,等他入瓮。

她快马飞驰,赶到时,只见尸身如山,血流成河。

百里音立在莽莽黄沙之中,徒手一个一个地翻开尸堆,找寻他。直到夜幕降临,狼声四起。

她仍要往前继续找,却被人拉住。

一个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轻声道:“阿音,你都找了一天,大漠黑夜,风沙大,狼群多,跟我回去吧。”

百里音继续找,直到双手、衣襟沾满绛红。

不知是她的血,还是那一个个无辜亡魂的。

“我要找他,他说过,要与我同去漠北看居延海......”

苍狼嘶鸣,越来越近。

翩翩公子用力抓住她的手,怒吼道:“卫子君......他活不了了!”

百里音的身子如寒霜浸体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翩翩公子缓缓吐出一口气,“他......功高震主,他活不成了!”

她的背脊透着万顷寒意,眼如死灰。

“哈哈哈,整个大庆,哪座城池没有得过,他卫子君的庇佑?哪地边疆没有洒过,他卫子君的鲜血?......你们竟然用如此肮脏的手段,残害于他,你......你们......心不会痛吗?”

苍狼将他们团团围住,百里音却异常平静。

卫子君死了!

她岂能独活?

她仰天长笑,“倒不如与他一同葬于这大漠黄沙之中。千百年后,白骨相拥,他也不至于寂寞!”

翩翩公子看穿了她的心思,拼死拽着她手,离去。

手下的士兵用火石击退狼群,渐渐后退。

她的心已死,走与不走有何区别?

翩翩公子将百里音敲晕,扛着走出大漠。

回到京城,趁无人看管的时候,百里音用尽了无数自杀的方法。翩翩公子早有防备,她只得绝食,颗粒未进,滴水不饮。

翩翩公子眼神绝望,略带哀求:“如果,我让你,见他一面,你能不能为了我活下去。”

这句话,犹如一道光。

他没死!

百里音急急见他,监牢之中,森冷晦暗,他被绑在铁架上,还吊着一口气。

卫王没死,却与死了毫无区别。

他气如游丝,身子被折磨得不成人状。百里音心脉逆流,血从口中喷涌而出,溅到翩翩公子白衣之上。她问他:“你们怎么能给他上凌迟刑法,这可是噬骨锥心之痛啊!”

百里音推开他,抱着卫子君,上斥苍天无眼,下斥昏君无道,一番痛斥后,心痛难捱。

凌迟之刑,三千六百刀,刀刀割肉。

他是如何受住的?

她想给卫子君一个痛快,从狱卒手中夺过弯刀,将身子连着他,刀尖从他后背穿过自己的胸膛。

百里音将脸搁在他的肩上,“卫子君,生不能同生,那便痛你赴死。我不会叫你寂寞的,从今以后,你去哪里,我便去哪里,别想赖掉......”

卫子君听到百里音的话,醒了,强撑眼皮,眯着一丝缝,挂着最后一口气。看着百里音,悲凉中露出一丝笑。似苦似甜!

他声音低哑,一字一句,慢慢吐出:“此生,独独负了阿音!阿音,又不听话了,你该好好活着……罢了,来生,要先把你这个傻姑娘娶了,不再叫你为我做尽傻事!”

翩翩公子脸色苍白,泣不成声,用手托住百里音的身子:“阿音,你答应我不寻死的,你活着,我去求陛下,放你和卫子君一条生路,阿音,活下来......”

百里音喘着气,想抬手安慰他,手不着力,只好作罢,笑道:“沈墨白,对不起,我食言了。若有来生,望你成全我们。是卫子君,先来到我的生命里,从此,便是不得旁人了。对不起,沈墨白,好好活着!日后,请你将我们同葬,我怕......怕寂寞。”

沈墨白握着她奄奄垂下的手,贴在他的脸颊,“好,依阿音的......都依阿音的......“

他的泪不停地滴在百里音手上—滚烫!

百里音能感觉到他的悲伤不比她失去卫子君少半分,甚至比她更痛苦。

可是她将与自己心爱的人一同走了,只盼着沈墨白能守护好自己,守护好卫子君心心念念的大庆山河与黎民百姓。

......

百里音一遍遍向府中的人讲述这些记忆,他们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她。

显然,百里音与他们不生活在同一时空。

她记得他的名字。他的脸,却像蒙了一层纱,看不清明。

远远的,他模糊的身影挺于崇山之中。

苍凉孤寂!

阿娘说那日在狩猎场,百里音摔下山崖,是卫王府的下人发现了我,将她送回。

“卫王?卫子君?”

脱口而出的名字。

阿娘问她,“百里家与卫王府从未有过交集,你何以识得他得名字?”

要让她细想,她的头又要开始疼了。于是对阿娘说,“我脑子里有些事情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阿娘当她摔坏了头,深深叹息,“这要是摔坏了头,哪个世家公子敢娶呢?只恐避之不及啊!”

哥哥从屋外进来,安慰阿娘,笑着道:“妹妹平安就好,嫁不出去我便一直养着,偌大的百里府养妹妹一辈子是无碍事的!”

哥哥宠溺地看着她,“阿音,你要快快好起来,哥哥才好带你去江南玩一玩。”

江南?

百里音的脑袋闪电般,嘶嘶咧咧,又出现一个画面。

她正在灯光下读史书。

喃喃读到:[史书记载,卫子君战功赫赫,威名四海。最后被害致死,他的死,意味着大庆王朝崩塌。缙州城里,杀戮连连。庆国七世身边的赵黎,杀了先帝3个儿子,6个公主,连带卫氏宗亲,被杀得一个不剩,最后把七世也杀了。诸侯纷乱,群雄逐起,天下反庆。]

[史书着笔,以示后人。卫子君最大的错误,是不该死去。一个人的生死,决定了历史车碾的走向,决定了大荒万千生灵命运。若以妥协换和平,则和平亡。]

......

从百里音苏醒的那一刻,就分不清楚自己是重活了一次,还是做了两个荒诞的梦。

她有着现代记忆,又有着庆国时期的记忆。

她是在做一个梦中梦?像盗梦空间?要玩一把穿越中的穿越?

灯红烁烁,车水马龙中

莽莽黄沙,森森白骨里

她来回做梦,这个身子娇柔,不太能承受。

脑袋里的东西还未理清,因而常常头痛,夜夜不寐,苦不堪言。

梦与现实已经不能区分,大家都以为百里音是个疯子。

太好看啦!
打赏
点赞
(快捷键:←) (快捷键:→)
返回首页¦返回目录 ¦ 返回书页 ¦ 打开书架

扫码关注公众号,跟进最新精彩剧情

默认 自定义
12px 16px 20px 24px
瀑布流 滚动 全屏
反馈有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