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|合作网站登陆 |会员登陆|会员注册|手机访问
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!|阅读记录 |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>女频>古言>此情需问天>第三章 遇见又别离

第三章 遇见又别离

此情需问天作者:吴希语|字数:2490|更新时间:2022-04-16 12:21:37

百里音今年十三岁,正值豆蔻年华。

总是要说一些府中之人听不懂的话,描述一些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的事物。

他们都说百里音是得病了。要好好修养!

她感觉自己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!

脑子每日模模糊糊,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事,很重要的事。

哥哥担忧她身子,便寻了一个禹山大师来,是个白胡子爷爷,得道高僧,名号:空虚。

据说空虚大师不轻易出山。

哥哥几经周转,费了重金,才求得他来。

空虚大师,给百里音喝了一种忘忧水。说喝了此水,便能忘却前尘往事。百里音喝后,空虚又列了个阵法。百里音位于阵法中央盘腿而坐,天灵盖突然被某种能量击中,便昏了过去。

此后,百里音吃得好,睡得香。

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与事,烟消云散。

空虚道长走时,来看她。

他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姑娘,无相无念无往才好,最终大家都要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。”

百里音听不懂,只道:“既要离相,离念,离往,爷爷为何要收哥哥万金,才肯答应替我医病?不要俗物,不染俗气,两袖清风,何不更为高尚!”

白胡子爷爷捋捋胡须:“世人皆要填饱肚子啊!”

人生哲理。

百里音觉得有道理,想到每日家门口那些衣衫褴褛的乞丐,骨瘦如柴,皆为身上没有银子。

她肃然起敬,“爷爷好生厉害,厉害!”

空虚见百里音一副顽皮模样,摇头走了。临了,对她说:“若姑娘日后想要回自己的梦,可来禹山找我!”

……

那日,秋光甚好。

哥哥带她去军营中,她瞧见三军之上站立着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似在检阅军队。

百里音用千里望瞧他,那人不似哥哥一般面若春风,一副沉着的样子,眼睛内敛得像把藏锋利刃。

这样的背影,百里音觉得仿佛在以前见过。

但,她不记得了。

她问哥哥:“那人是谁?”

哥哥回她:“那就是威名四海的卫王殿下。他呀,用兵如神,注重方略,不拘古法,据说,卫王军中从无败绩。”

百里音托着下巴,看着哥哥:“这么夸张?那是哥哥厉害,还是卫王厉害?“

哥哥想都没想,回道:“自然是他!卫王,是哥哥此生唯一所想追随之人。”

她向哥哥讨要一匹汗血宝马。

哥哥为难,在她不断的央求下,哥哥才应允了。

哥哥正色嘱咐百里音:“我这个小将军,可比不得卫王殿下,那边可是卫王的操地,你别跑错,给我惹出祸端啊!”

哥哥还有军务,差了个小兵监督她骑马。老远的,她看见卫王,人骑在一匹黑色西域贡马之上。

卫王飞驰驭马,手持弓箭,箭箭落盘。

好箭术!

百里音起了兴致,策马飞驰过去。

小兵在后面追她,“大小姐,万万不可啊,那是卫王的操地,百里将军不让你过去。”

……

马儿停驻在他箭靶前方,他正要开弓,见有一人,急急收力,弓箭从百里音身侧呼啸而过。

这是第一回,她见他。他问:“不要命?”

百里音则笑脸盈盈地看着他。

他眸子深冷,转身离去之际,对身边的将军幽幽说道:“这是谁家的小娘子,竟然带到军营中来?”

“查一查,以军法,论处。”

……

好在,哥哥不是卫王军中将领。

百里家也是大庆武将之一,虽没有多大成就,但她哥哥百里起自小的梦想是成为一位战功赫赫的将军,正在努力朝这个方向前进。

承蒙先祖余荫,百里家是个富豪人家。招兵买马,再用银子层层疏通官员,百里家顺利组建了一支军队,并在朝廷挂了个牌子,算是大庆国的正规军了。

第一回见卫子君,最终以哥哥百里起赔偿三千石军粮及一百方草药了事。

哥哥轻轻敲她脑门,“有你这个妹妹,我这个将军当得早晚要亏本。”

“这个将军本来就是买来的,让哥哥过一把将军瘾。亏本是意料之中的事,我才亏这么一点,无伤大雅。”白里音撅嘴道。

百里音没将此事放在心上,她觉得,自己家什么都没有,就是钱多。百里家的生意通东至瀛洲,西至西州,南至南疆,北至大秦。可谓富可敌国。

阿娘说因为她们家太有钱,天家也得给几分薄面。

她自然是懂的,对阿娘说道:“因为皇帝他老人家需要我们,就比如:“修建水利,开建厂子,救济灾民等等,就轮到我们家帮忙了。万民生活安逸,天子他老人家才能放心。”

不过话说回来,关心万民的皇帝才是好皇帝!

阿娘听她一番言语,心疼道:“我的阿音,又在说胡话了。”

可皇帝他老人家太老了,在百里音苏醒的第三年,他就驾崩了。

……

百里家军营里,军费用不着朝廷拨款太多,她们家有钱,自然能给士兵们多些军饷。所以,那些兵对百里起唯命是从,百里音便能时常不顾军纪,经常偷偷去军营中找哥哥玩。

嗯,有钱就是可以任性那么一点点,是没错的吧!

第二回,百里音骑着马匹出现在卫子君的箭靶前。

他急急收力,满眼冷霜。

“百里小娘子,刀剑无眼。”

他箭从弦发,疏忽一下从她发髻穿过,将她头顶的翡翠珠花打落在地。

百里音服气。

第三回,她带着一腔怒气,骑着马匹出现在他的箭靶前。

他眉眼终于带了笑意:“百里姑娘,再一再二,不可再三......”

从此,军营两阵她随意穿梭,人人道百里音是个奇迹,传说中视军纪如命的卫王为她开了口子。

卫子君教授百里音箭术,她自然没有亏待卫子君。经常给卫王军中管账的账夫,送去许许多多金叶子。账夫不收,她只道,“那是我的学费,便跑了。”

半年后,庆国国君仙逝,举国哀悼。

老国君是个明君,可惜有点老眼昏花,他竟然将储君之位交给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幼童。

百里音猜想,是因幼童的娘亲是国君后期得宠的妃子,估计皇位是吹枕边风吹来的。

要不然一个六岁的孩童,能为这天下,作出什么英明的决策呢?

一朝天子,一朝臣。

此后,卫子君远走庆国漠南,据说那里全是戈壁,尽是荒凉。

他走之时,百里音自是伤心的。

哭得梨花带雨,又送了他几袋金叶子。

卫子君嘴角勾起,低声道:“阿音除了会送金叶子,还会送别的么?”

百里音低着脑袋瓜想,她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?

可想了许久,除了金叶子,好像也无什么稀奇的东西了。但她正努力再想一想,要送一点别的东西给他。

稀薄的云影,淡淡的阳光。

微微的河风,依依的杨柳。

看见柳,想着她阿娘前几日,逼着她背下的诗句,现在还是有点作用。

便吟起诗来:

[行人犹未有归期,万里初程日暮时。]

[唯爱门前双柳树,枝枝叶叶不相离。]

言罢,她走到一棵碧色柳树下,折起一支碧柳,送给卫子君。

“古人离别时皆折柳相送,阿音也送殿下一支柳条,望殿下一路平安!”

卫子君怔在原地,直勾勾看着百里音,在接与不接之中徘徊,“阿音可知这首诗句之来意?”

“来意?”“阿娘没有叫我背诵诗句意思”可让百里音焦愁。

他最终接过赠柳,上马之时,回赠了百里音一把弓箭。

太好看啦!
打赏
点赞
(快捷键:←) (快捷键:→)
返回首页¦返回目录 ¦ 返回书页 ¦ 打开书架

扫码关注公众号,跟进最新精彩剧情

默认 自定义
12px 16px 20px 24px
瀑布流 滚动 全屏
反馈有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