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|合作网站登陆 |会员登陆|会员注册|手机访问
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!|阅读记录 |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>男频>灵异>南派捉鬼笔记>第十二章 再见悟清

第十二章 再见悟清

南派捉鬼笔记作者:kanano|字数:3114|更新时间:2022-06-09 22:46:08

思绪纷飞。

那个鬼东西把脸凑在我的面前闻了闻,又把一条胳膊缠在了我的脖子上。我发现这东西在手背上被分泌了一层粘液,上面还星星点点的长了几个鳞片。看样子这家伙虽然说长了一张人脸,但是却应该更类似于妖怪,而不是鬼物。

那东西和我对视片刻。过后便又将自己苍白腐臭的脸挪走了。我只觉得鼻尖处略过一缕腥臭的风,眼前的景象变像刚才一样只剩下一片一望无垠的黑。

不远处传来扑通的一声,那东西似乎跳进水里走远了。

听见那东西跳水之后,我连忙继续艰难的挪动自己的身体。挪了挪,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能动的只不过是上半身,下半身却不知为何动也动不了了。

我顺着自己的腰往下摸,手指触碰到了一片冰冰凉凉的粘液。我的下半身已经被牢牢的裹在了这一团粘液之中。把手缩回来,搁在鼻尖上一闻,这粘液是又腥又臭的。

我咬了咬牙,心里腻歪,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难受。

这个时候,刚才捏住我手腕的那只冰凉的手突然又攥住了我的手,小声说道:“那东西走了,现在咱可以说话了。但是注意,一定要小声。那东西把咱们用粘液困在这里,是当做了储备粮。若是闹出来的声音稍微大一点,惹的那东西不高兴,恐怕就会被它当场吃掉。”

我慌忙点头。

只听咔哒咔哒两声轻响,我的面前亮起了一簇微弱的火苗。眼睛适应了黑暗许久后,猛然被这一缕光芒一照,我连忙把眼睛眯上,半天后才看见了眼前的情形。

原来,我此刻身处在一个没有通着水的下水主管道的涵洞中。涵洞中横七竖八的倒了四五个年轻人,有的满脸麻木绝望,有的正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瞧着我。还有一个人翻着白眼儿躺在地上,脸色发青,脸上的伤口腐烂,看样子竟然已经死去多时了。

我被吓得咽了口唾沫。

在看旁边那个拿着手电筒的人,我发现这人竟然是个光头,容貌还让我异常的熟悉。

往下一看,他身上穿的居然是一领袈裟。

这是个和尚?

我满脸震惊的望着他的脸,看了许久后,这才发现,这个人竟然真的是之前救过我一命的大师悟清。

就在一天之前,我俩还在素餐厅有说有笑的吃着饭。仅仅过了一天,就又在这里同时被那妖怪用粘液粘着成了储备粮。

悟清显然也认出了我。他瞪着眼睛看了我好久,这才悠悠的说了一句:“念东,好巧啊。”

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的冷幽默。

我一时间竟有点想笑。憋了憋没憋住,嘴角被翘起一个僵硬的弧度。

我:“……的确好巧。”

悟清告诉我,他奉了寺庙的命令前来除一只从隔壁宠物市场水族馆中逃出来的“食人鱼”,却不想那食人鱼道行颇高,竟然把他也困在了这里,让他难以脱困。

悟清这个人的确是有点本事在身的。却不想那个妖怪到底还是技高一筹。

悟清问我:“你怎么也被抓到这里了?”

我把北叔南叔受要来这个小区中捉鬼的事情和他一说。悟清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。

“你的那两个老板,其实我之前也略有耳闻,他们两个在我们这行也稍微有点名头,但是能力和实力都在我之下。这东西能让我吃这么大一个亏,恐怕你北叔南叔那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我一听他说这个,心里也稍微有点慌了。

“那这可怎么办?”

悟清笑了笑。

南浦无奈,只好把包袱收了回去,但又从包袱中摸出一枚红玉的小平安扣。

“菟葵,这个东西是我妈之前每天都随身带着的,你留着吧。虽然不值几个钱,但好歹能给咱俩都留个念想。”

菟葵笑一笑,点了点头,这次终于肯笑纳了。

她转过身去,重新走入贫民窟外浓重的夜色中。北风自天边而来,撩起她乌黑的发,以及厚重的长衫。南浦站在她背后默默的看着她,心中默默念着对女孩的祝福。

但他没有开口将这些话说出来,菟葵也再没有回头。

菟葵了解南浦的脾气。这个人从不说没有把握的话,能说出口的话,一定一早便在心中做了万全的准备。

南浦家境她是明白的,所以他此刻会说出这番话菟葵其实也能理解,但心里还是有一股浓墨重彩的酸涩,以及遗憾。

在她的印象中,南浦从小到大,只要一受了委屈,甭管是被抢了钱还是挨了打,就肯定会和她说这样一番话:“菟葵,有一天我肯定要带着你逃出这个地方,带着你在外面安了家,吃香的喝辣的,成天罩着你。到时候咱就再也不用吃不饱穿不暖,还得挨我爸的打了。”

然而现在,他明明可以自己离开,去外面过好日子,却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家人选择了留下来。

南浦微微低着头:“抱歉,菟葵,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了,但最终我还是决定留在这里。”

菟葵叹了口气。

“南浦哥,你不用这么说,你的家境我明白。”

南浦张了张嘴,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菟葵张开双臂一把抱住。

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,一切言辞 ,尽在此时两颗紧贴着的胸膛之间,默默传递。

南浦走之前还想把这一次活所有的钱都留给菟葵。菟葵拼命推辞,但还是没推过他,最终只好嗯嗯哦哦的把钱留了下来,等南浦走了,在偷偷的塞在了他家的窗沿儿下。

塞完钱后,菟葵冒着夜色走到了贫民窟东南角的地下酒吧中,拨开乱舞的群魔、昏暗而闪烁的灯光以及浓郁的烟酒臭味,来到最里面的包间。

她伸出手来,在门上敲了4下。敲三下,停一下。

门子被吱呀一声打开了,露出里面三个荷枪实弹的大汉,以及一个抽着烟、穿着暴露、化着浓妆的50多岁老女人。

老女人开口问道:“买片子?”

这是黑市上的黑话,片子的意思就是智能身份手环。

菟葵点了点头,掏出一大沓子钱放在桌子上,沉着的说:“不用看货色,到外面能用就行。”

老女人点点头,吩咐手下给菟葵拍了面部照片,又采集了虹膜信息和指纹,掏出一台笔记本电脑,捣鼓了捣鼓,岩浆捣鼓好的智能身份手环啪地丢给菟葵。

“行了,弄好了。你说的不用看货色,所以这个智能身份手环之前主人的身份我也没给你仔细挑。”

菟葵点了点头,拿出身份卡,定睛一看。只见自己这张身份卡上的名字叫做“司马特”,性别为男,年龄是48岁,但是所有的虹膜信息、照片却都确确实实被这个抽着烟的老女人换成了自己的。估计是哪个失踪了的大叔留下来的。现在自己成了这个名为司马特的大叔,这虽然有点离谱,但有总比没有强。

老女人瞟了一眼菟葵。

“看完了就走吧。我这里生意忙,恕我不能让客户久待。”

菟葵哎了一声,赶紧离开了这座屋子,一路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小平房中。

她决定今天晚上就走。这个治安混乱而破烂不堪的贫民窟,她可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。

她抬起头来在屋中环视一圈。这个屋子很小,陈设很少,虽然的的确确是自己住了十七八年的地方,但现在要走了,还真是没什么想要带走的东西。

当然了,其实此刻菟葵心中唯一想从这里带出去的,其实就是住在她家隔壁的那位竹马南浦。只可惜 ,这个人她注定带不走。

她推开窗户看了一眼隔壁。黑着灯,南浦应该已经睡下了吧。不过这样也好。不必告别了,就让自己这样默默的离开吧。

她扯了一张纸,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下“我已离去,祝君安好”8个大字,而后便推开了房门,头也不回的走入屋外浓重的夜色中。

走了几步,就在她踏入了贫民窟的边缘,即将离开这个地方时,突然听见身后一声呼唤。

“菟葵!等一等!”

她回过头来,瞧见了,跑得气喘吁吁的南浦。南浦腰间鼓鼓囊囊的,估计是揣了个包。

菟葵停住脚步。

南浦冲到菟葵身边,偷偷塞给她一个包,小声说:“里面是我攒了两年的钱,还有一点干粮,你带到路上吧。”

菟葵笑一笑,把包袱还给他,摇了摇头。

“南浦哥,你家也缺钱。在外面挣钱可比在里面挣钱容易的多,这钱你就留着吧。”

南浦又跟菟葵一阵推脱,推着推着俩人都烦了,菟葵骂道:“南浦哥,你真不用跟我这样唧唧歪歪的!我又不是说要上刑场,你这干嘛呢你这是?”

南浦无奈,只好把包袱收了回去,但又从包袱中摸出一枚红玉的小平安扣。

“菟葵,这个东西是我妈之前每天都随身带着的,你留着吧。虽然不值几个钱,但好歹能给咱俩都留个念想。”

菟葵笑一笑,点了点头,这次终于肯笑纳了。

她转过身去,重新走入贫民窟外浓重的夜色中。北风自天边而来,撩起她乌黑的发,以及厚重的长衫。南浦站在她背后默默的看着她,心中默默念着对女孩的祝福。

但他没有开口将这些话说出来,菟葵也再没有回头。

太好看啦!
打赏
点赞
(快捷键:←) (快捷键:→)
返回首页¦返回目录 ¦ 返回书页 ¦ 打开书架

扫码关注公众号,跟进最新精彩剧情

默认 自定义
12px 16px 20px 24px
瀑布流 滚动 全屏
反馈有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