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|合作网站登陆 |会员登陆|会员注册|手机访问
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!|阅读记录 |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>直播首页>醉乡风月
播主资料
用户名:admin
性  别:女
主题数:21
个性签名:哈哈哈哈,我就是这么任性!!!
主题:醉乡风月    第一章:传世锦盒的回忆(一)

家里来信:速回。
  “众生皆平等,公平一口分。拣尽寒枝鸟,十里又春风。”
  “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奶奶”我守在奶奶的床前握着她快没有余热的手,酸楚的问道。
  “这是一个算命先生给你算的一签。”奶奶吐了一口长气,吃力的说:“晚晴啊,你要记住,这几句话,永远记住啊。”
  “好,我记住了,奶奶。你别这样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我看着奶奶憔悴的面容,很害怕时间的蔓延。
  “晚晴啊,这次回来有两件事情,一件,唉。。。”奶奶挥了挥手,爷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木盒子,奶奶递过来给我。
  “这是你父亲死的时候留下的,当初本想直接交给你,但是你当时还小,就先由我保管着,现在,我交给你,你一定要记住,保管好它。知道吗?”奶奶激动的问我。
  “嗯。”我流着泪捧起了锦盒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我揭开盒盖。
  “不要打开!”奶奶一手摁上了盒盖厉声道。
  “现在不能打开,你父亲临终前叮嘱,你只有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才能打开盒盖,记住是万分危急的时刻。盒盖一旦打开,就会为你赶走那些危害你的人。所以你要时刻保管好这个盒子,这样我们才能安心,你明白吗?”
  奶奶缓慢的语气里透着严厉。
  “是的,奶奶,我明白了,我会好好保管好这个盒子的。”
  “好了,别吓着孩子。”爷爷看着我说。
  “晚晴,最后一件事情是给奶奶写一份祭文吧。”
  “不!奶奶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  “我都有七天不进食了,你还想留奶奶到什么时候啊?”奶奶叹着气,难过的说。
  “写吧,我想听你写的祭文,我孙子最有才学了,我活着的时候就想听一听。”
  “奶奶!”
  “晚晴,你就写一份吧,你奶奶喜欢听你写的文章。”
  我回了书房,把锦盒放在书桌上,忽然回忆起父亲临终时的情形,他瞪大了眼睛,口里轻声呼喊着“盒子,盒子。。。。”我凝视着这个小小的盒子,不知道有什么奇妙的东西在里面,但是我想这个盒子一定是极为珍贵的。我轻抚着盒子,感觉里面装着我与父亲的回忆。
  过了几日,奶奶喝下了我喂下的药汤,病情有了好转。这天,外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。
  “林家的,给我出来!要死也别死在我家里!”
  “出来!你个老不死的!湖北佬儿,赶你是看得起你!”
  “出来!不出来我就砸门了!”
  我赶紧跑出去。
  “你们干什么?!”
  “哟!是晚晴啊,你回来了啊,你回来正好,请你把你爷爷奶奶送回湖北去吧。这里可是我们家了。”凶神恶煞的武大娘挥舞着扫把骂道。
  “你说什么啊!这里是我家,我奶奶病了,你还在这里闹,你有良心吗?”
  “你的家?你们家早就把这房子卖给我了,你不知道吗?你当时在场啊。现在你克死了你爸爸,克疯了你妈妈,克走了你妹妹,现在又要克死你奶奶,最后就你一人了,你家就你一个女娃,就死却种了!你这个克星,弄得家破人亡,你还在这里,这屋不能给你们住了,染上了晦气,我们还怎么住啊!”武大娘吐着唾沫星子,翻着白眼骂得更厉害了。
  “武大娘,你得讲理啊,我们当时是签了卖房协议的,这个房子的归属权要等到我爷爷奶奶仙逝才能完全交给你们,我爷爷奶奶都八十好几的人了,你们也不用等多久了,现在我奶奶病了,你让她们搬到湖北去,这不是要了我们的命吗?”
  “你家要死也不能死这啊,我给你三天时间,马上给我搬,你外公是湖北人,你就该让他们在那里叶落归根啊,我可是说了啊,给你三天时间!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  武大娘挥着扫把走了,嘴里还一直唧唧歪歪的骂个不停。我气得直哆嗦,回里屋,见爷爷奶奶都在抹眼泪。
  “好歹还是亲戚呢,不但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,当初是怎样可怜巴巴的求我们,当时他们连房钱都还没有交齐,我们就让他们住在旁边了,现在要违约,要赶我们走,这有什么天理啊!”
  “算了,晚晴,前几天村委书记都来了,没用,他们这样吵打已经有几个月了,我们一直忍着,怕影响你学习,就没告诉你。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  现在怎么办才好呢?我心里有些彷徨。我想起了锦盒。
  锦盒方方正正的,木制的褐色本能的给人一种神秘感,光滑的表面仿佛在告诉我一旦打开一切秘密就会公诸于众,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。我摸着盒子,正准备打开。
  “不能打开!”奶奶进来了,你不记得我怎么交代你的了吗?这个盒子只有到了最危急时刻才能打开。
  “现在不危急吗?”
  “现在还没有到最危急的时刻,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我也不会走的,让他们骂去吧。”
  “奶奶,我不想让你们受苦,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?”
  “没有办法了。”奶奶神色黯淡。“锦盒的秘密就在你的回忆里。”
  传世锦盒的秘密就暗藏在我的回忆里。是真的吗?
  你知道我小时候吗?那可是个人见人爱的主。
  可是,据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,我奶奶并不喜欢我,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左手是反掌,连医生都说治不好,可巧,到了我一岁那年,碰上了我命中的第一位贵人,年伯伯,他是我们村里的长者,那天他见我躺在奶奶的怀里笑,就凑上来摸着我的小手逗我,“可会叫奶奶了?”“不会,这么小哪会啊?”“这手怎么是反着的啊?”“一生出来就这样,唉!”“我看看啊。。。”据说年伯伯转动着我的小手忽的猛然一拉,嘿,我的手就转过来了,不仅如此,等年伯伯转身刚走我就大声的叫了一声“奶奶!”奶奶一乐,高兴坏了,高血压都上来了。呵呵,听这段故事,连我自己都不信,可是我奶奶给我说起时那一惊一乍的表情让我感到千真万确。奶奶更是对年伯伯千恩万谢,又惊又喜了好几个月,全家人还放了鞭炮以示庆祝。从此我就备受宠爱,开始了我奇特的人生。
  我的故乡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庄,一年四季都很美,所以名叫醉乡。初春的阳光吸收了种子温润的呼吸,小山丘的杉树林里,蔷薇花混杂的芳香顺着一滩清澈的流水激得石头哗哗的响,最近的四五户小村庄,非近非远地缭绕着一缕缕炊烟,让人感到那一墩墩矮矮的烟囱正在向贪玩的孩子们招手,唤他们回家吃饭了,正是春种时节,一片片绿油油的,村庄也像在梦中一般,换上了新装,一群孩子在泥巴田里打滚,好像是闹上了,追着追着就各自回了家,玉河里的孩子们还在摸着河蚌,捡着螺丝,全然不顾的戏水,有大人在岸边喊打:“大罗,回家吃饭!混在水里半天了,再不回去,老娘打缺你的腿!”可是河岸太高,传过右岸的回心山去,回音荡漾了一圈却更显远了。
  他提着装满泥鳅的铁桶在岸边草地上擦泥巴,斜眼瞟去,见她还在洗衣服,不由得忽然一股热情上来,抓了条小泥鳅偷偷地溜了过去,悄无声息的在她背后停下了,伸手把小泥鳅倒悬在她眼前,”啊!!!“她吓了一跳,恶狠狠的瞪着这个混世魔王,腿一滑,摔在了泥巴里,一脸的坏笑,”哈哈哈,胆小鬼!“说着把泥鳅扔出了老远。“我我告诉你娘去!”她站起来气急败坏的冲他吼,”去啊,去啊!哈哈。。。哎呦!娘!”他的耳朵被什么给拧得生疼,转过脸去这回自己也吓了一跳,”喊了你多少遍了?臭小子,聋了吧?!“兰姨提着他就往回拉。”哎呦,哎呦,呜呜,我不敢了,娘,轻点。。。。“看着他扭捏着被拽回去的身影,她觉得有点突然。我在对岸见着这一景象,不由得笑出了声,她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,收拾了衣服也回去了。
  我家附近就是一所小学,叫铭名小学,这是醉乡最好的一所小学,却也是最简陋的一所小学,因为其他村落里的小学都比它小,也因为它

分享
反馈有礼